谢弥

黄吹庙粉,吃剑诅,除黄夜(黄少天×夜雨声烦)之外剑诅不拆!

又是一个洗地乐粉
懒得骂了,挂着存一下
@墨守 满意不?

部分nc乐粉,现在来教你们避雷

道歉发言避雷【喻黑你早点出来道歉我也早点退场】

1.不要提其他家,不要提其他家,不要提其他家,你们越提我们越暴躁完全不会理你们所谓的道歉,懂?

2.不要说上升粉群上升张佳乐,说就上图上锤,没有石锤的话不要说,你们连这个基本道理都不懂吗?

3.不要说这件事其实没这么严重,不仅道歉时候别说,在其它地方发言时候也注意点,不服你也给我憋心里别说出来。(我知道很多人不服,毕竟真要说起来是我们摁着你们的头逼你们道歉)

4.拒绝阴阳怪气的用词,小学语文及过格没?道歉说对不起,说我很抱歉就行。

【我知道你们不是诚心想道歉(部分小姐姐除外)但是想要我们揭过,好歹装个样子啊】

接下来精准点艹

某位喻黑小姐姐你还在吗?

在的话按我上面说的来道个歉?

道完我就走,或者可以留下了帮你们锤某些攻击角色的人。

不道我就继续留在这里,不过也别怕,我都佛了,不会怎么攻击你们的。

第一次(卢瀚文中心向)

小卢生日快乐!(本质蓝雨粮食向)


很老道的梗,ooc预警


        每个人人生中都有很多第一次,其中必然有不少是令人难以忘怀的。


1.


        卢瀚文在一个很普通的夏天第一次站在了蓝雨大门口,在他的记忆里,那天除了天空很蓝,蓝得像一块没有杂质的宝石,门口几米高的槐树上的知了叫声,和妈妈的唠叨声混在一起很吵外没什么特别的,硬要说的话,就是温度不算太高,老天爷照顾了一下第一次离家的小少年。


        后来有人问他对蓝雨第一印象是什么,他认真回忆了一下,如实回答:“很吵。”


        底下的记者刷刷刷写稿子,第二天新闻报蓝雨版标题赫然是——“蓝雨队长怀念恩师”八个大字。卢瀚文看到后心道,这样算不错了,起码没有编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。


        他们以为他说的是黄少天,毕竟剑圣第一任操作者的话痨人尽皆知,然而,他说的其实是一个母亲对孩子永远不会少的担忧,嗯还有,卢瀚文从来没有真正觉得黄少天吵。


2.


         卢瀚文是在一个阳光明媚的下午第一次见到蓝雨正选队员真身。


        十几岁的男孩子正是饿得快的时候,于是乎,卢瀚文和几个玩的好的男孩趁着教练有事不在,一起溜到食堂去买东西吃。


         卢瀚文接过小伙伴递过来的烤串还来不及道谢,眼尖瞅见另一个窗口带着鸭舌帽,帽沿压的很低的身影,只觉非常眼熟。


         想起自己房间里面贴的那张夜雨声烦海报,灵光一闪,下意识喊了出来:“那好像是黄少!”


         来蓝雨青训营的谁不崇拜剑圣啊!少年们仔细看看就认出自己偶像,立刻一窝蜂涌了过去,从口袋里掏出眼镜布纸条之类的东西,争先恐后吵着嚷着要签名。


        二十多一点的青年提着一杯双皮奶被一堆少年围在中间,泰然自若,显然这种场面经历多了。嘴里安抚这群少年让他们排好队一个一个来,手还变戏法似的从蓝色卫衣口袋里掏出一支黑色签字笔,给签名时嘴也没歇着,说蓝雨有多好,他们加入蓝雨绝不会后悔等等。


        有人没带可以签名的东西想让偶像签名签到自己手上,被黄少天义正言辞地拒绝:“签手上你打算几天不洗手啊?不行不行我的粉丝怎么能这么不讲卫生!”然后从兜里掏出一张卫生纸,在上面龙飞凤舞地写下自己大名,丢到人手上并嘱咐人好好收着别丢了,“这可是唯一一张有剑圣签名的卫生纸,独一无二!无价之宝!”那少年听的一愣一愣的,还真郑重点头,好好把这张纸折起来小心翼翼放兜里收着。


         在旁边从头看到尾的卢瀚文笑得肚子都疼了,哈哈哈哈哈哈哈哈,剑圣这么逗的吗?


        黄少天就这样滔滔不地说着,直到卢瀚文站在他面前,黄少天因为震惊——为他的年龄(小卢拒绝承认可能还有身高的原因),沉默了一下。卢瀚文不是内向胆子小的人,而黄少天的表现又足够友善,于是他大声道:“黄少你话真多!”


         黄少天眉一竖,抬手敲了敲他脑袋:“我话多?我话哪里多了!只是我大蓝雨太厉害了才让我吹了这么久!”


        “明明就是话多。”卢瀚文捂着额头嘀咕。


        话痨被小孩噎了一下,顾念小孩年龄,只能强忍住跟人谈谈人生谈谈理想的冲动,憋出一句:“怎么这么矮?每天多喝点牛奶,这样才能长高。”从这句话就可以预见卢瀚文成为蓝雨正式队员后,蓝雨副队对他身高的关注。


3.


        如果有人评蓝雨史上最糟糕发布会,卢瀚文觉得肯定是自己第一场发布会夺得这个称号,毕竟记者问什么就老老实实答什么只当年的他一个了。但他从来不觉得这有什么不好,相反,他认为这其实是他的幸运。


        遇见这么好的队友,加入这么好的蓝雨。


        “黄少黄少,我有哪些东西是不能说的?记者问我对蓝雨的看法我应该怎么答?记者问我为什么加入蓝雨我又该怎么说?哦对了,如果他们问我为什么选择这么早出道我最好答什么?”


        离会议时间结束还有一段时间,上面经理还在讲一些在卢瀚文看来完全没必要听的东西,他坐在椅子上扭来扭去,思考了一会,拉了拉坐在他左手边的黄少天,见人看过了就凑到他耳边,连珠炮弹似地抛出一长串问题。


         黄少天听了会叹口气,然后拍了拍他脑袋,一副你是不是闲得蛋疼的表情:“想这么多干嘛呢,到时候想说什么就说。”


        “万一给战队带来麻烦怎么办……”


        “怕毛,天塌下来有高个子顶着,瀚文你专心长高就行了,什么时候你比我们高了再来担心这些。”黄少天说着叹口气,再次抬手揉了把卢瀚文头发。


        “别怕,天塌下来有队长和黄少顶着,再不济还有我和宋晓李远,怎么也不会让你顶的,小孩子别想这么多。”坐在卢瀚文另一边的郑轩这时候也插了一嘴。


         “郑轩前辈你不压力山大了吗?”说着还附上一个诧异的眼神。


        “就是,轩仔你不是压力山大吗?”黄少天也笑嘻嘻附和着。


        郑轩抽了抽嘴角,抬起左手欲给卢瀚文脑袋一巴掌。心道你这小子才进队多久就敢这么调侃前辈了,不给你点教训怕是要皮翻天。


        “郑轩瀚文,你俩干什么呢?郑轩你多大人了还不懂规矩,别把瀚文也带坏了,等下开完会写五百字检讨交给我。”经理略带怒意的声音打断了郑轩的动作,让他下意识把手放下,意图装出一副无事发生的样子。


        会议室所有人的目光聚集在了郑轩身上,郑轩觉得前所未有的压力山大,忍不住瞪了某个罪魁祸首一眼。


        卢瀚文看见了这个眼神,非但没有任何害怕,反而忍不住捂着嘴吭哧吭哧偷偷笑了起来。


        他现在啊一点也不紧张了,天塌下来有前辈们顶着,他只需要努力长高,长得比前辈们更高,然后在遥远的未来给他的后辈顶着天。


To be continue


临时赶的生贺,祝我们蓝雨的未来生日快乐!